“一带一路”从这里向北延伸

发布时间:2024-04-25 05:53:18 来源: sp20240425

  俄罗斯留学生丽萨(右)和同学在满洲里俄语职业学院中国文化课堂上练习书法。   胡 婧摄(新华社发)

  满洲里口岸,一趟班列正在通过国门。   高 乔摄

  在中非儿童漫画大赛颁奖典礼上,付丽红(左一)将松树艺术画“塞拉姆”赠送给摩洛哥驻华大使夫人(中)。   付丽红供图

  内蒙古自治区二连浩特口岸铁路货场内,满载货物的中欧班列宛如“钢铁驼队”蓄势待发。   杨金烨摄

  中国北部,内蒙古自治区,拥有4200多公里的边境线,共有20个经中国国务院批准的对外开放口岸。从最东端的百年口岸满洲里,向西经过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阿日哈沙特口岸、新巴尔虎左旗额布都格口岸,兴安盟阿尔山口岸,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珠恩嘎达布其口岸,到中国对蒙古国开放的最大陆路口岸二连浩特,沿着中国北部边境线,本报记者走进口岸,走到中国、俄罗斯、蒙古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的前沿。

  这些口岸连点成线,搭建起中国向北开放的通道和网络。透过这一扇扇开放之窗可以看到,共建“一带一路”从这里向北延伸,这条“黄金通道”正在冬日阳光下释放火热能量。

  

  水果,折射繁忙贸易

  隆冬时节的满洲里公路口岸,北风猎猎,呵气成冰。下午3时,口岸停车场的温度已近零下30摄氏度。47岁的俄罗斯货车司机尤拉正在等待通关。货车上满载的水果,将从满洲里发往俄罗斯赤塔市。这条1300多公里的运输线路,他每周都要走一遍。

  “俄罗斯的冬天几乎没有本地水果。我们从这里往俄罗斯运水果很方便,通关也很快。”尤拉说,作为一个从事公路运输15年的“老司机”,他对这份工作“挺满意的”。

  距离口岸不远的满洲里森富国际物流园区果蔬仓储库,从事果蔬对俄出口已20年的金凯泰果蔬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韩玉格也有同感。

  每年的11月至次年1月,是果蔬对俄出口旺季,也是韩玉格最忙碌的时候。“11月,我们的出货量已超过100车。刚刚就有个俄罗斯客户在微信里下了12车水果的订单。”韩玉格一边说着,一边点开手机屏幕。陕西的苹果、河北的鸭梨、四川的柚子、广西的菠萝……中国各地新鲜水果在这里汇集、转运,通过公路运往俄罗斯当地超市、水果蔬菜市场,到距离较近的赤塔只需5天左右,距离较远的莫斯科也只需12天左右。

  “今年,满洲里公路口岸试行24小时货运通关。针对果蔬这类保鲜要求较高的商品,满洲里海关开通‘绿色通道’,支持企业通过提前申报办理货物通关手续,提高果蔬出口通关效率。针对同车装载果蔬品类较多、货垛摆放复杂的果蔬,我们会根据企业需求,安排关员到符合条件的仓库,进行外出顺势监管,有效缩短通关时间。”满洲里十八里海关查验科副科长周剑说。

  在二连浩特口岸,中蒙农产品“绿色通道”开通已有9年。据二连浩特海关统计,9年来,经由“绿色通道”,口岸累计对蒙出口果蔬41万吨,货值达到5.1亿元。

  餐桌上的寻常水果,折射出中俄蒙三国密切的经贸往来。海关为果蔬等农产品开辟“绿色通道”,边检给出入境旅客开辟“‘一带一路’通道”,口岸开辟边民互市贸易区、举办经贸类展会……口岸的繁荣凝聚着多方合力,也释放着开放活力。

  今年4月,阿尔山中蒙边民互市贸易区购物大厅正式运营,汇聚蒙古国、俄罗斯、韩国等17国的1300多种进口商品;7月,持续10天的珠恩嘎达布其国际商品交易会,吸引多国百余家企业,达成502万元交易额;11月6日,阿日哈沙特口岸单日出入境旅客达2862人次,创阿日哈沙特口岸开关以来历史新高……不断攀升的数字勾画出口岸经济发展的态势,也提振中俄蒙三国经贸相关人员的信心。

  11月28日,阿日哈沙特中蒙边民互市贸易区正式封关运营。在新巴尔虎右旗逛了一圈后,往来中蒙两国十多年的蒙古国商人乌云看准两个好势头:“阿日哈沙特口岸离蒙古国乔巴山市非常近,离这不远的满洲里对我们很有吸引力,我想试试做跨境旅游。另外,阿日哈沙特正在大力发展煤炭进口,我们要和中国做煤炭生意,这样我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

  旅行,带动文化交流

  站在阿尔山—松贝尔口岸界河大桥南侧向北眺望,桥下的努木尔根河在山谷间蜿蜒穿行,河左岸的蒙古国草原绵延起伏,与河右岸的中国大兴安岭林海隔河相望。不远处,中国国门静静伫立。界河桥头,阿尔山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执勤民警已是一副白睫毛、白胡子的“冰雪妆”。

  “国门、界河桥和桥头的旅游文创商店‘1382驿站’是阿尔山旅游必打卡的网红景点。”边防检查站民警韩神波介绍,阿尔山这个与蒙古国东方省接壤的边境城市,叠加口岸、草原、森林、火山、温泉等多重“标签”,吸引着俄罗斯、蒙古国和中国各地的游客前来打卡。

  对于阿尔山市大自然旅行社创始人付丽红来说,阿尔山的广袤林海给予了她走向世界的“钥匙”——今年4月,在国际和平交流基金会、摩洛哥王国驻华大使馆主办的中非儿童漫画大赛颁奖典礼上,付丽红制作的松树艺术画“塞拉姆”备受关注。主办方将这幅用松果和松针粘贴而成的松树艺术画,作为来自大兴安岭大自然的礼物,赠送给摩洛哥驻华大使夫人。

  “这之后,有英国和一些非洲国家的机构想来阿尔山体验松树艺术画创作。我自己也没想到,一颗小松果能连接大世界。”付丽红说,今年以来,她将松树艺术画融入旅行社的研学旅行项目,已累计接待全国游客数千人次。她希望,松树艺术画能吸引更多国内外旅客走进森林,感受烂漫自然。

  同为边境旅游城市,满洲里市的冬夜依然灯火通明,人气不减。12月1日晚上10时,一辆满载蒙古国游客的大巴在满洲里口岸国际大酒店门口缓缓停靠。车上50名游客从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出发,经由阿日哈沙特口岸入境中国,抵达满洲里。

  “我们身边好多朋友都来过满洲里,他们说这里很漂亮。冬天我们不那么忙了,就想着来这里逛一逛。”42岁的蒙古国游客其木格身穿蒙古族传统服饰,和妻子苏毕力格在酒店一层的“口岸商行”驻足。

  近10平方米的店铺里,货架上的商品挤得满满当当。糖果、白酒、套娃文创等上千种产品琳琅满目。“口岸商行”店主李刚说,每周五是酒店最热闹的时候,这一天酒店常常会接待三四十车、共计2000多名蒙古国旅客。

  “周末,我们9点开门,营业到凌晨1点,来来往往都是蒙古国游客。”他说,“夏天,我们给中国游客提供旅游包车服务;冬天,我们接待蒙古国朋友,根本闲不下来。”

  今年前10个月,近19万人次的游客从俄蒙两国涌进满洲里,19万余人次的中国游客从满洲里出境旅行。“从俄罗斯、蒙古国来到中国的游客,不仅会在满洲里等口岸城市驻足,也有部分通过口岸城市向北京、河北、海南等地延伸。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到俄罗斯红石来个一日游,夏天到贝加尔湖休个长假,都是非常热门的选择。”满洲里口岸集团口岸国际旅行社负责人金萍说。

  10月,满洲里口岸全面恢复中俄互免团体旅游签证业务。在口岸城市,俄罗斯、蒙古国的游客来了,中国旅游的名片打响了,中俄蒙人员往来更加活跃。

  班列,打通往来网络

  11月28日13时32分,1291次中欧班列满载55个40英尺集装箱、920吨日用百货,经二连浩特铁路口岸出境。这标志着今年二连浩特铁路口岸出入境中欧班列突破3000列。这是自2013年该铁路口岸首列中欧班列开行以来,首次年内突破3000列。

  作为中国对蒙古国开放的最大陆路口岸和中蒙两国唯一的铁路口岸,二连浩特口岸今年以来,累计验放出入境人员超126万人次、交通运输工具21万余辆(列)次,保障进出口货物1700余万吨,验放出入境旅客总量居内蒙古自治区口岸榜首。川流不息的中欧班列,熙熙攘攘的中蒙铁路旅客列车,在中蒙两国经贸往来和人文交流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满洲里站货运车间集装箱场区,印着全球各大物流公司标识的集装箱整齐码放,龙门吊将集装箱缓缓吊起,稳稳放下。在这里,装载着俄罗斯板材、原木、粮食等货物的集装箱,从俄罗斯宽轨列车换装到中国准轨列车上,再发往全国各地。

  拥有120多年历史的“老口岸”满洲里,如今已成为中国沿边集公路、铁路、航空为一体的综合枢纽口岸,也是“中欧班列”东线的重要口岸,承担着中俄贸易60%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截至12月4日,满洲里铁路口岸运量突破2500万吨,达2587.43万吨,多项运输指标创10年来历史最高。

  “今年前10个月,经满洲里铁路口岸回程的中欧班列通行量位居全国第一。”满洲里站货运车间吊车司机长杨亮介绍,“原来,经满洲里出口的中国商品主要目的地是俄罗斯,商品主要是衣帽鞋袜之类的轻工业产品;现在,经满洲里出口的商品发往欧洲多国,不仅有日用百货,还有汽车、电子配件、大型机械等多种产品,而且能实现‘重去重回’。”

  在珠恩嘎达布其口岸,从东乌珠穆沁旗直达蒙古国苏和巴托省额尔敦查干县的国际客运由此出境。这条国际客运线路周一至周五每日对开1个班次,连接起中蒙两国边民的来往线路。11月29日,内蒙古珠珠铁路珠恩嘎达布其铁路专用线恢复运行,南达中国锦州港、北接蒙古国的铁路通道更加通畅。

  在额布都格口岸,蒙古国的原油、煤炭,中国的建材、机电、日用品等产品源源不断地通过中蒙界河桥向两国运输。这座2005年通车的大桥是中国与蒙古国间修建的第一座界河桥,因此被称为“中蒙第一桥”。对于在蒙古国工作、需要“跨国通勤”的大庆石油国际工程公司员工来说,这座桥也是“回家”的路。

  “每周一、四、五,倒班的石油工人会乘坐中国通勤车从新巴尔虎左旗,经由额布都格口岸,抵达蒙古国一侧的巴彦呼舒口岸,再换乘蒙古国通勤车去往作业区工作。”该企业口岸管理部工作人员额尼日乐图负责管理在中蒙两国口岸间“摆渡”的通勤车,他说,“我在额布都格口岸和巴彦呼舒口岸之间奔波了13年,额布都格的变化特别大,口岸和公路都升级了,智慧通关让同事们回家更方便了。”

  比赛,涵养青春力量

  热身活动,投技、寝技练习和实战演练……在新巴尔虎右旗民族体育中心柔道馆,来自蒙古国的柔道柔术项目国际级健将青巴图正在指导50多个孩子进行每周末例行的柔道练习。他们中最大的14岁,最小的6岁。一个多月前,他们中有6个学员,在蒙古国的比赛中获得一块银牌和一块铜牌。

  “孩子们脚底下的功夫很好,非常适合练习柔道。这是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孩子自小练习蒙古搏克(摔跤)打下的好基础。我一直在技术动作细节、比赛规则等方面加强对孩子们的训练,希望他们能更专业地练习柔道。”青巴图说。

  12岁的学员乌斯和吉雅已经练习柔道6年,今年他已到蒙古国参加两次柔道比赛。“到蒙古国参加比赛能交到很多新朋友,他们有些人柔道练得很好,我还想再去和他们比试比试。”乌斯和吉雅说完咧嘴一笑。

  “新巴尔虎右旗距离蒙古国东方省仅200公里,人员往来很方便,中蒙两国经常举办柔道交流活动,这是我们培养柔道好苗子的最大优势。”新巴尔虎右旗体育事业发展中心教练员乌日鲁格说,从2013年开始,他策划举办中国内蒙古“阿拉坦额莫勒杯”青少年柔道国际邀请赛,至今已举办8届。每年都有来自俄罗斯、蒙古国及中国国内多地的30余支队伍、400余名队员参赛。

  “这里的孩子从小练习搏克和柔道,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我们一直希望通过专业训练和国际交流,为他们搭建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他说。

  体育和教育事业成为一条隐形纽带,连接起中国与蒙古国、俄罗斯的民心,也为中外友好涵养青春力量。

  在满洲里俄语职业学院中国文化课堂上,从不同国家来到满洲里学习中文的留学生聚精会神地练习毛笔字。课上,留学生不仅能学习汉字书法,还可以体验中国传统戏剧、茶道等中国传统文化。

  “每次我把书法练习作品带给我的俄罗斯朋友,他们都特别喜欢,会把我的作品贴在墙上。”来自俄罗斯后贝加尔斯克市的丽萨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丽萨6岁跟随父母到满洲里旅行,之后前往哈尔滨进行本科学习,如今选择在满洲里俄语职业学院进行语言培训。她说,满洲里离自己的家乡很近,她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她的理想是通过学习中文融入中国,走向更广阔的舞台。

  “我家乡的朋友都知道满洲里,这里的风景和美食都非常诱人。我的朋友中不少人也来中国学习,我还准备到中国香港学习绘画。”丽萨笑着说,“新年,我的父母要来满洲里和我团聚,我想带他们去吃我最爱的宫保鸡丁,这一定会是个不一样的新年。”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