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未来十年的中国体坛一姐:郑钦文启示录

发布时间:2024-04-25 06:22:22 来源: sp20240425

  澳网颁奖现场,郑钦文走过那座光彩夺目的奖杯时,眼神里有羡慕也有落寞。站在领奖台上看着萨巴伦卡发表获奖感言,有失落更有不甘。

  其实郑钦文已做得很好,第三年打大满贯就闯进了决赛。三年前她是火箭少女,两年前拿最快进步奖,现在是Queen wen,女子网坛的最高峰已触手可及。外媒评价她像一团火焰。她在澳网的表现,更像为2024年中国体育炸响的第一声春雷。

  

  为了专心训练和比赛,郑钦文屏蔽社交平台。普通人的日常中无孔不入的算法推送,于她无法抵达。心无旁骛地做一件事情,是很多人无法做到的好习惯。赫本说,她化妆的时候就只想着化妆,演戏的时候只想着演戏。专心致志的郑钦文,开启的是一个光辉灿烂的远大前程。

  十年前郑钦文在电视机前看着老乡李娜在澳网举起冠军奖杯,时隔十年,时代发生了巨变,郑钦文和李娜在很多方面完全不同。

  李娜是中国体育人里跳出体制跟世界接轨的先行者,是职业体育的探路者,对网球这样高度市场化、职业化的运动,靠一步步摸索大器晚成。澳网夺冠时李娜已经32岁。

  而郑钦文这代网球运动员,融入职业网球的国际化轨道,走的路径跟其他世界顶尖选手一样:五六岁进兴趣班网球启蒙,到十三四岁进行系统训练,再大一点进网球学校聘请世界名师指点,参加世界各地的青少年比赛,到十七八岁组建团队正式投身职业赛事。

  李娜当年中途从体制内奔向职业赛场并一举成功,更多靠的是天赋异禀。这次在墨尔本,李娜替小老乡助威时,她开玩笑说,如果当年发球有你这么厉害,就不怕大威小威了。跟郑钦文相比,李娜是有点生不逢时的,大威小威横行霸道,比利时双姝如日中天,还有莎娃和俄罗斯红粉军团环伺。李娜的两个大满贯奖杯是生生地虎口拔牙。像郑洁那样身材瘦弱、发球淑女的打法,在欧美选手的包围圈中苦斗,我们看得心疼。

  感谢李娜她们的探路,感谢这个时代的进步。郑钦文和那六七个中国女孩,还有张之臻这些中国男子选手,参加大满贯的新一代中国网球运动员,他们生活的环境、成长的路径,跟世界顶尖的同行几乎同步,有些还师从同一的教练,受训于同样的学校,十几岁就一起训练比赛,对他们没有神秘感,更不会有恐惧感。萨巴伦卡力大无穷,三大板看似势不可挡,郑钦文输得不甘,尤其对自己连续三次的双误。如果再耐心一点,再冷静一点,对手并非无懈可击。

  

  澳网为郑钦文打开了一片广阔的天空。李娜法网夺冠时已经29岁,澳网夺冠时32岁,世界最高排名短暂到过第二。郑钦文还不满22岁,已世界排名第七。屈指算来,实力暂时比她强的可能只有萨巴伦卡、斯瓦泰克、高芙、莱巴金娜,她们都是大满贯冠军得主,而比她年轻的,只有小两岁的高芙。郑钦文的发球和正手已是世界顶尖级别,她有大把的时间对其他技术环节进行精雕细琢,积累大赛经验。假以时日,世界前四并非高不可攀。

  女子世界前四意味着什么?没有威廉姆斯姐妹这样的霸王花,现在女子网球群芳争艳,四大满贯赛奖杯对排名前十的见者有份,只是前三的机会更大。从竞技层面上看,以后郑钦文在四大满贯和WTA的巡回赛进入前八甚至前四会成为常规操作,李娜的成就不会不可逾越。

  未来十年,郑钦文会是中国体坛当之无愧的一姐。她的成绩也许不如一众奥运冠军,但网球的商业市场、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任何项目都无可比拟。李娜不是奥运冠军,澳网夺冠那年,比赛奖金加上代言,总收入1.38亿元人民币。日本的四次大满贯冠军得主大坂直美,曾两度登上全球女运动员收入榜首。

  郑钦文去年最好成绩美网前八,世界排名第13,年收入已达300多万美元(也有说700万美元),手握五个品牌代言。这次澳网之后,她的排名和影响力暴升,商业价值暴涨在意料之中,参考目前世界排名前十的女子网球运动员收入状况,比赛奖金收入加品牌代言,年收入会轻而易举超过1500万美元,未来十年,她当仁不让成为中国体坛“亿”姐。

  比起电竞主播和直播网红,年入上亿也许不算天文数字,但对中国的职业体育人来说,是伟大的成就。如今社交媒体高度发达、各路网红遍地开花,体育界、娱乐界却偶像断档,女子体育界上一个天后级偶像还是李娜。郑钦文直爽干练、阳光健康,自信自立、谈吐得体,视野开阔、表达国际化,无论哪方面的人设,都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急需的最优质偶像。

  

  郑钦文对中国体育也是一部启示录。95和00后这代中国网球运动员,多是体二代或球二代,张之臻父亲张卫华、商竣程父亲商毅是中国第一代职业足球运动员,郑钦文父亲是田径运动员,田雨橙父亲田亮是跳水运动员。他们没有子(女)承父业,不约而同选择网球,肯定在某些方面出于某种共识。

  从五六岁进入网球兴趣班到十七八岁进军职业网球,一个网球运动员的培养成本少则三四百万,多则上千万,对99%的普通家庭来说无法承受,但那1%的群体也是巨大的体量。网球虽然投入成本巨大、淘汰率高,但从选材到培养,体系完备、路径清晰、回报率高,风险相对可控,即使最终没有进军职业选手行列,在入学和就业时腾挪空间很大。

  这十多年来,国内越来越多的网球少年完全跳出体育的举国体制,靠家庭和社会培养,从网球学校和俱乐部成功走向职业赛场。成功的榜样有最好的示范效应,郑钦文的模式可以复制。今后四大满贯赛场里,中国面孔、中国故事、中国力量会成为熟悉的风景。

  网球风景独好,可能让我们的三大球如坐针毡。足球篮球在全球职业化程度最高,在中国普及程度和关注度也同样高企,但竞技成绩日薄西山,后备力量山穷水尽,商业运营穷途末路。球二代另辟蹊径,对家庭来说是明智的选择,对足球篮球行业来说是尴尬的反讽。

  中国网球界太值得足球、篮球乃至整个体育界反思了。作为一项竞技项目,你首先得尊重运动的规律。作为一种职业,又得尊重商业运营的伦理,看到郑钦文的冉冉升起,看到中国网球的春风荡漾,职业化三十年的足球篮球界不知道作何感想。

  钱江晚报记者 吴鹏 【编辑:李润泽】